手机版 客户端

诺奖得主论文因数据问题面临审查

  诺奖得主论文因数据问题面临审查。由诺贝尔奖得主、神经科学家Thomas Südhof合著的几篇论文正在接受审查,因为线上评论者对数据重复、图像差异和其他问题提出了质疑。

  Thomas Südhof 图片来源:JORGE GUERRERO/AFP VIA GETTY IMAGES

  在过去一年里,一些期刊已经更正了同行评审平台PubPeer标记的5篇论文,并撤回了另一篇论文。据《科学》报道,这些期刊正在准备更正至少3篇论文。另有8篇论文正在接受调查,作者已要求期刊更正或发布另外7篇论文的最新数据。

  现任职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Südhof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并表示这些错误反映了诚实的错误,只有一项“明确的不当行为指控”。他说,其团队的工作受到了“致力于在社交媒体和博客上揭露知名科学家错误的人的无情审查”。

  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的神经学家Matthew Schrag曾调查了几起科学不端案件,他说,Südhof在讨论这些错误时表现得异常开放,这种坦率的态度给他留下深刻印象。Schrag补充道,Sündhof合著的数百篇论文中,许多论文包含大量数据,错误是意料之中的。但诚信专家Elisabeth Bik仍对一些论文感到担忧。

  自2022年中以来,包括Bik在内的PubPeer评论者已经标记了Südhof的30多篇论文,这些论文探讨了神经元如何通过突触进行交流。但这些论文都与Südhof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无关,他在2013年因研究脑细胞如何以囊泡结构运输分子获奖。

  作为回应,Südhof及其团队成员发布了原始数据和高分辨率图像,如印迹,并解释了这项工作。他还在自己的网站上专门开辟了一个页面,详细驳斥了这些担忧,并列出了实验室遵守的诚信程序。为了抢先审查,Súdhof的合著者最近在PubPeer上写了3篇帖子,指出了他们在研究工作中发现的错误。

  Südhof表示,大多数指控都是没有根据的,但评论者发现了15篇有错误的论文。除了一个错误之外,其他都是“复制粘贴”错误,即作者不小心将一列电子表格数据或图像粘贴到错误的位置,使它们不止出现一次,或者将不同实验的图像混合在一起。这些错误是由20多名博士后和学生犯下的,其中只有一个错误对论文的结论有影响。

  过去一年,包括《自然-通讯》《神经元》和eLife在内的期刊已经更正了5篇论文。《神经科学杂志》、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自然》和《科学进展》目前正在调查另外8篇论文。作者承认8篇论文中有两篇有错误,包括2021年《自然》发表的论文中有混淆和错误标记的印迹,以及2012年《神经科学杂志》发表的论文中将错误的图像粘贴到合成图中。

  今年3月,《国家科学院院刊》撤回了2023年关于一种名为neurexin-2的蛋白质在突触形成中的作用的研究,因为研究人员无法解释原始数据和已发表数据之间的差异。荷兰实验物理学家Maarten van Kampen是最早标记这篇论文的研究者之一,他表示,这些变化令人怀疑,“我的观点几乎肯定,《国家科学院院刊》的论文是建立在捏造的数据之上。”

  Südhof表示,文章中的一些分析“执行不当”,但仍有“大量数据支持这些结论”。美国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Jacqueline Burré是其中两篇面临审查的论文的合著者。她说,Südhof的实验室以高度严谨而闻名,“没有新的发现是基于单一的实验,而是基于使用不同技术的多个独立实验,通常由多个研究人员进行多次独立重复”。尽管如此,考虑到编写论文所需的大量复制和粘贴操作,“错误确实会发生”。

  在PubPeer及其实验室网站上的评论中,Südhof认为,许多复制粘贴错误是肉眼看不见的,只有通过设计用于标记重复图像的人工智能软件才会被发现。他说,大多数错误复制的图像都是为了描述几乎相同的控制条件,而偶然的复制不会影响论文结论。

  Schrag说,Südhof对突触的理解产生了巨大影响,“我们的领域需要坦率地解决诚信方面的真正失误,但如果把每一个错误或意见分歧都作为道德问题来过分追究,把优秀的科学家赶出这个领域,那将是一个重大错误。” 

诺奖得主论文因数据问题面临审查

分类标签:科学家  国家科学院院刊  神经元  

声明:本文转载仅出于学习和传播信息所需,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站所注“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如作者不希望被转载或其他事宜,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