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下载桌面 设为首页

成功是有公式的

  2018年11月,美国Little,Brown and Company出版公司出版了出生于罗马尼亚的匈牙利裔美国物理学家Albert-László Barabási(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的著作,The Formula:The Universal Laws of Success(《公式:成功的普遍规律》,以下简称《公式》)。巴拉巴西是网络科学领域的学术权威,他有12篇论文的被引用次数超过1000次,有1篇被引用3.3万次以上。他已有多部著作被译为中文,如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爆发》和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链接》。

  巴拉巴西在《公式》一书中写到,成功与成就有天壤之别。凭借天赋、毅力和一点运气,任何人都可能成功。成功是没有限度的,而成就是有限度的。

  关于爱因斯坦的成功与成名,有轶事一桩。1921年4月3日,一大帮美国记者去纽约港码头迎候乘船赴美的爱因斯坦。他们发现,码头已有几千人在迎候,他们热情地欢呼叫喊。于是,“爱因斯坦一抵达美国就受到热捧”之类的新闻标题登上了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大报的头版。

  其实,记者弄错了。几千人迎候的不是爱因斯坦,而是与爱因斯坦同船而来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政治家哈伊姆·魏茨曼。误会归误会,反正爱因斯坦因此在百姓中声名鹊起。可以说,爱因斯坦不是因为相对论而出名,而是爱因斯坦出名后相对论才跟着出名。用“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的话来说,盛名之下的爱因斯坦已经成了“地标”,而不再是“灯塔”。

  20世纪是物理学的黄金岁月,物理学家英豪辈出,但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爱因斯坦的名声。比如,尼尔斯·玻尔的学术成就不逊于爱因斯坦,但其名声完全不能与后者相比。同样,克里克和沃森发现DNA双螺旋结构之科学成就在重要性上不低于相对论,但他俩的名声远未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更不用说,匈牙利数学家保罗·埃尔德什发表的成果数量惊人,而且个性古怪(这是有助于出名的),但有多少人知道他呢?费曼可能是20世纪中名声仅次于爱因斯坦的物理学家,学术成就卓著,但他的名声主要来自于电视直播了他证明O型圈变形是导致“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的简单实验,而不是来自于他的量子电动力学理论。

  巴拉巴西认为,成功依赖于网络。他提出了网络的优先连接原理,又称为“富者愈富”现象或马太效应——当一个特定节点比其竞争者获得了较多的链接后,就会以更快的速率获得更多的链接。早期表现的一个微小差异可能导致后来的重大优势。该原理表现在各个方面,如在营利请愿网站Change.org上的请愿,在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的项目,在亚马逊上销售的图书,互联网上的网站,嵌入网络中的计算机,人体中的蛋白质,等等。观察任何一个互联系统,都能看见优先连接原理在起作用。

  松散连接到一起的小型群体发挥着重要作用。大家都将民权运动与马丁·路德·金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其实他不是孤军奋斗者,而只是“民权六巨头”中的一个,只不过现今很少有人谈论另外五人。除了马丁·路德·金外,“六巨头”中相对出名的是John Lewis,那主要是因为他是现任众议员。这“六巨头”都不是孤立的个体,而是不同民权组织(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全国城市联盟、争取种族平等大会等)的领袖,每一组织都有数百个地区分会。正是由于马丁·路德·金与所有这些节点的联系,才使得他成为历史偶像般的人物。

  爱因斯坦陪同魏茨曼访美时的身份主要不是物理学家,而是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家。这样,爱因斯坦与物理学界和犹太复国主义群体这两个松散连接的小型群体都发生了关系,结果两个群体都助推了他的声望。非常可能的情况是,对于爱因斯坦的盛名,爱因斯坦在政治活跃度上所作出的贡献不亚于其科学才能。

  巴拉巴西还认为,随机性(运气)是犒赏坚持不懈者的。爱因斯坦的坚持不懈精神是惊人的,狭义相对论他搞了10年,广义相对论又搞了10年。加之他是善于结网联系的人,既与很多科学家合作,也与魏茨曼这样的政治人物合作,甚至不会做数学作业的小姑娘向爱因斯坦求助时他也帮忙。这样,他自然能得益于松散联系的小型群体。

  请大家记住,坚持不懈也好,结网联系也好,是人人都能做到的。虽然我们成不了爱因斯坦,但是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广结善缘”,再加上一点运气,我们也是可以成功的。(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9年6月21日)

分类标签:爱因斯坦  

声明:本文转载仅出于学习和传播信息所需,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站所注“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如作者不希望被转载或其他事宜,请及时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