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下载桌面 设为首页

国际社会一片哗然:中国科学家宣布经过基因组编辑的婴儿出生

  原文以Genome-edited baby claim provokes international outcry为标题

  发布在2018年11月26日的《自然》新闻上

  原文作者:David Cyranoski

  国际社会一片哗然:中国科学家宣布经过基因组编辑的婴儿出生。中国科学家的惊人公告代表了基因组编辑使用中的一次争议性跨跃。

  一名中国科学家声称其协助创造了全球首例基因组编辑婴儿,这对双胞胎女婴已于本月出生。此消息一经公布,便引发了全球科学界的震惊,一些人甚至表示了愤怒。

  一名中国科学家宣布一对胚胎经过基因组编辑的双胞胎女婴降生。

  来源:Pascal Goetgheluck/Science Photo Library

  贺建奎是南方科技大学的一名基因组编辑研究人员,他表示自己将一个经过编辑的胚胎植入了一名女性体内,通过基因组编辑切断细胞感染艾滋病病毒(HIV)的遗传途径。

  在一段上传到YouTube网站的视频中,贺建奎称两名女婴很健康,现在和父母在家中。他表示,对女婴DNA的基因组测序显示编辑有效,且只改变了他们靶向的基因。

  贺建奎的说法尚未经过独立基因组测试验证,也未在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但是,如果所言属实,这对双胞胎的诞生可能象征着基因组编辑技术运用的一次重大且有争议的跨跃。

  迄今为止,这些工具仅在研究用的胚胎中使用,主要用来考察其在消除人类生殖细胞中致病突变方面的益处。但一些研究中出现的脱靶效应也引发了安全方面的巨大关注。

  HIV侵入点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公布的文件显示,贺建奎运用常见的CRISPR-Cas9基因组编辑工具,让CCR5基因失效,CCR5可以形成让HIV进入细胞的蛋白质。

  西雅图Altius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Altius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Sciences)的基因组编辑科学家Fyodor Urnov,曾受邀为《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发表的一篇文章审阅CCR5位点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胚胎和胎儿的DNA序列分析的描述文件。

  Urnov说:“从我所审阅的数据来看,编辑实际上已经发生过了。”但他表示,判断孩子的基因组是否被编辑过的唯一方法是独立测试他们的DNA。

  Urnov并不赞同通过胚胎编辑预防HIV感染的决定。他本人也在使用基因组编辑工具靶向CCR5基因,但他的研究主要在成人细胞中开展,而不是胚胎中。他表示,现在已有“安全有效的方法”可以通过遗传学保护人们不受HIV感染,又不用涉及胚胎编辑。Urnov说:“眼下,没有什么未满足的医学需求需要通过胚胎编辑来解决。”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女性和生殖健康研究专家Joyce Harper表示:“今天报道的这则抗HIV人类胚胎基因组编辑的做法是不成熟的、危险的和不负责任的。”她表示,我们需要数年的研究才能证明干预胚胎基因组不会造成伤害。在允许对移植用胚胎进行基因组编辑前需要进行立法和公开讨论。

  牛津大学的牛津尤希罗实践伦理中心(Oxford Uehiro Centre for Practical Ethics)负责人Julian Savulescu说:“这项实验让健康的正常儿童暴露在基因编辑的风险中,却没有真正的必要益处。”

  校方回应“不知情”

  南方科技大学在11月26日发布的一则声明中表示,对贺建奎在校外开展的研究工作不知情,并表示贺建奎已于2月停薪留职。

  声明中写道:“南方科技大学严格要求科学研究遵照国家法律法规,尊重和遵守国际学术伦理、学术规范。”南方科技大学表示将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深入调查。

  100多名中国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措辞强烈的联署声明,谴责贺建奎所声称的情况。声明中写道:“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这些科学家呼吁国家彻查该事件并迅速立法。

  声明中称:“这对于中国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在全球的声誉和发展都是巨大的打击,对中国绝大多数勤勤恳恳科研创新又坚守科学家道德底线的学者们是极为不公平的。”

  《自然》正试图联系贺建奎,希望他对这些问题做出回应。创造基因编辑婴儿违反2003年当时的中国卫生部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但不违反任何法律。

  在上述YouTube视频中,贺建奎称这对夫妻做了体外受精(IVF),即通过女性卵子和男性精子的体外结合形成胚胎。贺建奎表示,他的团队在胚胎还是单细胞时注射了一种使CCR5失效的编辑蛋白质,之后再将胚胎植入母体。

  无可避免的进步?

  这则消息公布于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夕。此次峰会于11月27-29日在香港举办,峰会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达成一项国际共识,确定今后将如何通过基因组编辑修改卵子、精子或胚胎——也称为生殖细胞编辑。

  许多领域内的科学家认为,有人使用基因组编辑工具对植入女性体内的人类胚胎进行改造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为此,他们一直努力在首例改造发生前制定相关伦理准则。

  贺建奎表示他只支持将基因组编辑用于疾病相关胚胎,而为了增加智力或选择头发和眼睛颜色等性状的做法应被禁止。他说:“我知道我的工作会有争议,但我认为这些家庭需要这项技术,为了他们,我愿意接受指责。”

  北海道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Tetsuya Ishii也认为,以降低HIV感染为由对胚胎进行基因组编辑的做法并不正当。他表示,HIV阳性的母亲可以通过剖腹产的分娩方式预防分娩时的感染传播。

  贺建奎在YouTube视频中指出,这对双胞胎的父亲是HIV阳性,但母亲不是,也就是说通过父母传播的风险很小。但贺建奎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他的研究目标不是要预防来自父母的传播,而是让HIV感染的夫妻能生下不会具有相同命运的孩子。

  近期调查显示,公众对能治疗致病突变的胚胎基因组编辑持支持态度。7月,英国纳菲尔德生物伦理委员会(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发布了一份由319人参与的调查。将近70%的人表示支持基因编辑,前提是这项技术能让无法生育的夫妻生下孩子,或能让夫妻改变胚胎中的致病突变。上个月,一项由4196名中国公民参与的大型调查显示,如果目标为预防特定疾病,受访者对基因修饰的支持度与前述英国调查类似。但受访者反对将基因编辑用于增强智力、运动能力或改变肤色。ⓝ

  Nature|doi:10.1038/d41586-018-07545-0

分类标签:基因编辑  

声明:本文转载仅出于学习和传播信息所需,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站所注“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如作者不希望被转载或其他事宜,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