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下载桌面 设为首页

什么是临床研究的无效对照?

什么是临床研究的无效对照?这个设计是无效对照,对照组对回答科学问题没有贡献,反而会干扰研究的组织实施和结果分析,属于画蛇添足之举,是机械地强行设计对照的结果,应避免。这个案例中对照组设计不合理的主要原因是没有搞清楚比较的要点,直接找一组没有病的人做对照,研究中比什么,如果比较中出现差异说明什么问题等均没有考虑,对照组设计有很大的盲目性。...

临床研究中的混杂偏倚是什么?

临床研究中的混杂偏倚是什么?临床研究中避免偏倚是保证质量需要考虑的问题,其中混杂偏倚是因为暴露因素对疾病的效应与混杂因素对疾病的效应混在一起,造成对暴露因素效应的估计偏倚,在临床研究过程中应引起重视,注意识别和控制。...

临床研究中观察指标除了因和果,我们还要收集啥信息?

临床研究中观察指标除了因和果,我们还要收集啥信息?与基础研究不同,临床研究的研究对象是人,影响因素多,具有复杂性。观察指标是临床研究实施方案设计中需要落实的重要内容,观察指标的数量、同质性和完整性是临床研究质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决定研究结果能否回答科学问题。...

临床研究创新的源泉

什么才是好的临床研究?最近,针对什么才是好的临床研究这一话题,和不少优秀的临床医生进行了交流。很多医生都抱着这样的认识:RCT这样真实性越高的研究,够高大上、是好的临床研究。这话一点儿也不错。但是我们还是要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对“好”的定义是什么?在临床研究中,我们认为能做到一下几点之一,都是好的临床研究。...

协同研究是临床研究发展的核心要素吗?

协同研究的目标是产生1+1>2的结果。将不同来源的资源整合在一个协同研究平台上产生好的效果必须形成合力,必须在各利益相关方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适应协同研究的体制机制创新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是协同研究平台建设和运行过程中的难点。你有什么想法,能做点什么?...

从方法学的角度读一读小苏打局部治疗肝肿瘤SCI文章

从方法学的角度读一读小苏打局部治疗肝肿瘤SCI文章。队列研究中分为cTACE组(经动脉化疗栓塞)和TILA-TACE组(就是用小苏打的TACE),是一个回顾性性研究。cTACE组是2010-2012年的患者共27人,TILA-TACE组是2012-2013年的患者共30人,研究对象的入选和排除标准是一样的。作者将两组的基线情况列入了下表,尽管没有进行两组间的统计学推断,但作者也表达了cTACE组患者的多病灶更多一些,即cTACE组患者的基线条件差一些。...

如何选择终点评价指标?

终点评价指标是临床研究指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说临床研究以临床问题和科学问题为导向,合理的终点评价指标决定了研究能否回答研究者提出的临床问题和科学问题。...

阶段、资源、证据等级,临床研究方案设计类型你选对了么?

临床研究的设计阶段有三个最重要的任务,分别解决“研究什么?”(顶层设计);“用什么方法研究?”(选择设计类型);“如何研究?”(方案设计:研究对象、指标体系)。当我们完成第一个任务“顶层设计”,我们手里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研究的临床问题和科学问题了。接下来的重要任务就是搞清楚到底选择什么样的研究设计方案更合适。...

混合方法研究(Mixed Methods Research)简介

临床研究是在复杂的临床环境中开展简单的科学研究,科学性与可行性之间矛盾突出,从研究方法角度获得理论、方法和技术支持尤为重要。虽然目前现有的定量研究方法在临床研究中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有些问题单用定量研究或者定性研究仍不能很好的解决,仍存在局限性。混合方法研究(Mixed Methods Research,MMR)是将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这两大主要研究范式有机结合的第3种研究范式。这种方法可以帮助研究者解决一些单用定性或定量无法完整、合理、全面解释的问题。...

临床研究为何较少使用随机抽样

由于临床环境中的种种限制,随机抽样基本不可实施,因此多数临床研究转而以探索疾病因果关系或关联为目的,这种因果关系规律的科学研究在相对同质的人群中开展研究即可,不需要对总体有非常好的代表性,因此也不需要“高大上”的抽样方法。...

给你的“因果”加点料——中间变量和中介效应

在临床研究中,我们总想探索真正的因果关系。但每次当我们拍着胸脯说到“因果”的时候,却总被方法学家打脸。的确,“因果”本身就是一个大命题,在万物相生相克的过程中,如何完整的梳理出因果关系永远是一大挑战,甚至从哲学层面看,由于我们观察手段及认识的局限性,真实的因果关系网也许是不可知的。不过在我们尝试勾勒因果关系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完善的把这一网络勾勒出来,而且具体到每个细节也有不同的方法来实现。今天我们就在最简单的因果关系基础之上,介绍一下中间变量和中介效应。‍...